Clicky

Wen Yong Lian


Chinese Fine Art

当代书画艺术的走向思考

发表日期:

一、理论应与时俱进

中国书画源远流长,在漫长的发展过程中,人类不断进步,思想意识由浅入深,社会实践逐渐从感性认识上升为理性认识。理性认识回过头来再到实践中去接受检验和证明,从而对新的实践和活动起着启发,指导作用。这就逐渐出现形成书画理论。

现存最早的书画论述,散见于先秦诸子和汉魏各家的哲学、文学著作之中,片言只语,述有精义。两晋南北朝,知识分子在书画活动中探微精进,不仅实践活动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并且于理论上有了初创专篇和涉广探深的著述。唐宋时期,书画艺术高度成熟发展,论述更丰,出现了许多名篇名著。元明清三代书画继往开来,著述之丰更加超越前古。纵观这贯穿流衍两千多年的历代书画理论,蓄丰涵美,探赜钩深,既给历代书画实践以重大影响,又包含着古代无数书画家和人民群众长期形成的传统审美观念,具有中华民族特色而自成体系的中国美学思想和博大精深的人文精髓。中国书画与理论在世界艺术之林占据举足轻重的地位。

近当代,艺术潮流波澜壮阔,不乏名流名派,在艺术多元化中西相融汇的今天,如何看待传统,继往开来,发扬光大,仍然是书画实践中的重要问题。一如可染先生所言:以最大的功力打进去,以最大的勇气打出来。书画实践继承传统是源,遵循规矩是本,没有哪一个书画家能丢开传统而独立生成的。所谓的标新立异,绝对不可能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植根在这片沃土上,要长成一棵参天大树,就应该汲取这片沃土带给你的养分,沐浴本土的阳关雨露,才能不断升华。真正的有见识,有成就的书画家应该是继承传统的楷模,又是有独立创新意识和实践的先驱。创新不能脱离传统,更不是反传统,而是在传统的基础上的探索更新与扩充。所以在创作的实践中,有价值的创新往往突破传统的束缚,在传统的熏陶及社会生活实践中展现了现实的自我和客观。也就是说书画家必须要走一个认识—实践—再认识—再实践的过程。理论上应该紧跟时代赋予的职责和要求,踏准节拍,紧扣脉膊,把握新形势下的新形式,书写好新的篇章。这样才符合时代的精神,符合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新论断。理论不是僵化的,一成不变的。在当前盛世,人才辈出,举国上下,和谐共进,书画理论界也在不断的挖掘新的有价值的思想内涵和探索革新的先进成果。摒弃渣滓,宣扬有新锐精神的合理的创新,应该是当前理论界的一项重要任务。艺术不创新等于死亡,艺术理论不跟着创新亦等于死亡。没有生命力的艺术就有可能被历史淘汰,最终退出历史舞台。之所以当前书画艺术不断繁荣和发展,最根本的一点就是广大的书画家和人民群众对于这种喜闻乐见的艺术表现形式有一个高度的认识和重视,它是传承祖国灿烂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它有一个高度的辉煌的理论体系和表现形式。我们重视传统的根本,是为了发扬光大;我们提升理论格调,亦是为了更好的发扬光大。改革开放以来,美术界同其它各行各业一样,同样走着一条全新的百花齐放、推陈出新的路,目标要明确,艺术的“二为”方针仍然是我们创作实践的指导方针。要更好的以理论指导实践,以实践促进理论的发展,真正做好理论和实践的互动双赢。我们应该看到老带新、新促老,新老交替、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社会的发展和进步永远不会停止在一个水平上。基于这点,应该说,理论实践应该是与时俱进的,是一个不断完善再完善的过程。而其它与之相左的论调都必须加以纠正。

二、多元化发展是时代特征

历史上就有百家争鸣,文化繁荣的场景。一切文化现象的产生其实根本在于受当时当地政治、经济、文化等诸方面因素的要求而形成。中国书画走过了先秦、魏晋、唐宋、元明清时期,以至当代形成了一个多元素的脉络体系、书画艺术在一个洋洋洒洒的文明古国可见其博大精深,非三言两语能表述清楚。但当西画传入境内,西潮流行于疆域,国人便有扑面而来的清新感,接受西方美术教育,便成为顺理成章的事了。经过百多年西方文化的熏陶,中西合璧的美术纪元已经象一个漂亮的混血儿一样成熟起来。另外还有纯西画艺术,也已经完全成为了这个本土一个重要的支点,中画和西画就像两只脚交替迈步,而不再是独脚跳了。可见,世界成一统时代也是未来书画发展的方向。所谓:画容天下,书通古今是也。

及至今日,历史翻开了新的一页,信息社会极大地进步,传媒声讯大发展,也为书画的繁荣起到普及,推广,宣传的作用,例如电视亦开通了书画频道。先进的传播手段毫无疑问地为书画的普及与提高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当前,各种书画报刊、杂誌、书籍纷繁涌现,多类文化艺术会馆、院校纷呈设立,各地不同形式和内容的书画艺术大展、联展举办的有声有势;各类书画拍卖举行的层出不穷。等等这些都直接反映代表了当前书画艺术的发展趋向是多元化多方位的。

探索新的形式、研究新的成果,波浪式前进、螺旋式上升,书画艺术的张力在普及与提高、扬弃与升华的格调中更趋向于紊乱和完善的变奏中。思潮涌动、大浪淘沙,一批批献身艺术的热血青年投身其中,尤其是改革开放近三十年中,既有如昙花一现者,亦有“登峰造极”者;既有敢为天下先的吃螃蟹者,亦有逆水行舟、踏浪弄潮的进取者。英雄不问出处,亦是当今艺术思维给一代新人历练自己烙下的时代烙印。多元化的发展是时代赋予我们的特征,据此,必然亦会有泥沙俱下的现象发生。但是社会发展的主体和书画艺术产业(权加一个产业)发展的主体应该是相一致的。好的、真、善、美的东西,为人民大众所认可接受的,能立足于书画艺术高贵殿堂的艺术作品必然是有生命力的,反之,假、恶、丑的东西会遭到唾弃和不齿。

流派纷呈并不表示排斥异己,多元化也许需要互为嫁接,融合各流派各画种的探索也会不断的进行下去,而在艺术的探索中精益求精,发展求变,变中求进也是必然的结果。所以,“双百”方针依然是书画艺术的指导方针。历史上经济繁荣大发展的时期,都必然带动艺术上的繁荣发展。随着当今社会经济进入高速增长的快车道,人们物质精神文化生活不断的提高,书画艺术不可避免地也会有一个大的发展和变革。势必会产生更多活跃在书画艺术领域里的卓越而有成效的艺术大师,会创造更多名符其实的艺术精品。在历史的长河中,艺术 从来不会销声匿迹,它伴随着人类文明的进步,只会更加光辉灿烂。当历史步入黑暗时期 即使在阴霾的笼罩下,代表着文明、文化与创造的艺术及艺术品仍然艰难地顽强地生存发展着,艺术是永远不会退出历史舞台的。可见纵观历史,给我们的启迪便是:推陈出新,全面走向现代,走向未来。社会在发展进步,固守传统可见是不现实,不可能的。新的事物的产生和新的观念的形成,直接影响着书画家的创作动因,内容和形式的变革创新,不经意间就会加入新的元素,打上现时代的烙印。但这一定是一个渐变的过程。象美丽的蝴蝶出茧一样经过痛苦的煎熬和漫长的等待。这个渐变又是个可观的、伟美的、灵动的,他会逐步推动艺术形成新的形态,新的潮流,上升到一个新的平台。回顾近年来书画艺术繁荣发展的路子,就会得出这样的结论,中国书画必将走向多元化发展的现代之路,并且越走越宽广。

三、笔墨当随时代

笔墨当随时代,这同样是一个老话题。如何把握笔墨的时代特征,也便是笔墨如何与时代结合的问题。

随时代,就要讲时代特征,而讲时代特征,就不是抄袭传统,而是在继承传统基础上的改革。改革就要加入新的东西,新的元素,就要求变。求变,就是提出的一个大的问题。变什么、怎么变?这里面的说道便多了起来。首先,现在许多新的书画材料、工具生产出来,物质工具也是在发展变化的,势必带动了笔墨(形式)的变化。当然这不是主流。但这肯定会给书画创作带来形式上的变化。其次,生活在今天的书画家所感受的是这个时代给予的特征,面对现实的人生就要打上现实生活的印痕,不可能回避现实,一味地去摹古仿古,那充其量是古人的徒子徒孙。当然,这里并不带有贬义。要开自己的先河,要走自己的路,是艺术的精髓所在。这就要求书画家要有探索精神,应该有所舍弃有所增加,舍弃陈旧的不符合潮流的东西,增加新颖的符合潮流的东西。这里既有笔墨的取舍问题,也有内容语言问题,而内容语言更决定笔墨的取舍。也就是说,内容往往决定形式。探索新的内容,开拓前无古人的新路子,就是时代赋予我们的要求。要善于把内容和形式有机的结合起来,这就要求书画家要有创造性的思维,创造性的思维所指的路就应该是符合当前时代特征的路。艺术贵在创新。所以,笔墨当随时代也就是这个意思。但创新绝不是搞怪、搞奇、搞丑(很有些这样的现象)艺术的本质是追求真、善、美的,要在追求真、善、美的的原则上发掘新意、完善笔墨,表现时代的特色,这已经为无数的书画家所实践。

笔墨当随时代,另一点应该是表现手法上的多元素、多方位、多角度的探索推进。要开阔思路,大胆实践,艺术是相通的,灵感来源于各个方面,然后激发出创作的火花。不论什么题材,首要考虑的是要符合现代人审美意识和时代精神,作品要融入这种理念和手法。出新意,有感而发,创新路,不遗余力。中国书画的创新和变革,往往让人感觉有换汤不换药,旧瓶装新酒的味道。然而这种新汤新药却是过去所没有的。现在车船、道路、建筑、通讯、传媒等等现代化的发展日新月异,过去的手段不可能表现出来,因为他没有发生过。而新发生的事物必然会推动当今艺术向新的事物方向转化。这样便会派生出新的艺术内容。逐渐形成新的符合时代特征的书画风格。当然随时代并不是只表现在书画的内容上,他的时代风格仍然要从人的精神取向出发。同样是一竹一兰,一笔一划,韵味也必然会表现出各自时代的特征。因为后者往往需要跳出前者的束缚和藩篱。谁都明白,照抄照搬是没有什么出路的。随时代的要求,就要大胆地进行艺术事物再加工,再改造,要创新意,见新貌,就要付出创新的劳动,脑体并用,身体力行,为艺术呕心沥血而不悔……..

四、书画市场机制的现状与发展

书画艺术家的艺术品和艺术家这个群体所表现的市场流通可以说是很不规范的,过去如此,现在仍然是如此。书画艺术是个非常特殊的精神产品。因为它是国粹之一,所以它既有广泛的群众基础,又超脱于普通大众所能企及的范围之上。说白了,这个书画艺术消费的圈子比起其他的物质消费还是很狭小的圈子。有基础但难普及的现状同国粹之一的京剧有类似的地方。

书画艺术品全面进入市场可以说是改革开放后近些年的事了。以往书画艺术品受广大文人雅士传统思想的影响,往往齿于言商。书画艺术品的传播很大程度上是体现不出它的商品价值的,现在这种现象仍然还会沿袭下去。因为人们普遍认为书画艺术品可以不算商品,便可以张口索取,或者说有一贯白索取的风气,便很难一下打住。这是对于健在的书画艺术家普遍经历的过程。另一方面,已故的书画家艺术家和古老的艺术作品却在市场大潮中不断升值,势必带动健在的书画家及其艺术品的升值。书画艺术品的取向有了很大的改观。

改革开放前,国家机制下的美术机构就像古代院体制下的机制,直接为国家上层建筑服务。书画家完全是按照上级布置的任务和政治的需要而书而画。灵动的主观意愿是很受限制的。当然这并非绝对,因为艺术毕竟还是有艺术的语言形式。那时候的作品的流通只在国营范围内,民间似乎并没有经营的权力。当然活跃书画市场也谈不上。记得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临街一老者摆着地摊卖古旧书籍和一些书法条幅,其中一幅何绍基的对子,我特意问价,对方要二十元,虽然不多,但也是我当时半月工资。那时的摊几乎无人问津。以后不久,在八十年代中期各地自发的古玩市场随着收藏热的兴起逐渐如雨后春笋一样地发展起来。收藏热逐渐兴盛起来带动了书画艺术品的收藏热和不断升值。九十年代初社会复苏了拍卖产业,专业的书画艺术品通过拍卖的形式更是走上了一个新的平台。另外,各地民间书画艺术团体,顺应市场的需求也遍地生根开花,搞的很有生机。在经济大繁荣发展的今天,书画艺术品必然要和其它艺术品一样走向商品领域。它甚至已经成为一个主流艺术商品。但是任何成为商品的艺术品,都必然要因利益的驱使而打上商品属性的印记。所以,书画艺术品势必要在商品属性上定价。而价位的高低,现在的习惯做法便是对书画家和书画艺术品名气、头衔大小高低的界定后的一种定位。不管这种方法是否科学,但约定俗成的方法,大家基本上是遵循的。但弊端也显而易见。接着必须要说书画家的所谓成名。它是客观事物发展到一定阶段,优胜劣汰生存法则造就的产物。古代及现今无数精美的艺术品(不单指书画),都是佚名的,或者说不具有署名特征,依然熠熠生辉,极具艺术价值和收藏价值。而书画最直接的表述便是有文字的记录,所以名气容易流传,也容易成为书画作品的特征。传播的结果便是扩大了知名度,也便是更有名气了。而名气大和价位高仍然成正比发展。这也是当今书画艺术品的现状之一。分析这里的弊端,便可能产生价同质不同的艺术品。因为代表作和应酬作应该有很大区别,前期不成熟之作和后期成熟之作也应该有很大区别,不能一概而论,这里不多说了。我想说的是,因为名气的关联,便会产生为了名气的提升而进行非艺术的炒作。这种违背艺术原则的现象现在很盛行,而且似乎很难阻止和禁绝,这些都源于为利益驱动的使然,似乎也无可厚非,但是,这样势必搅乱书画艺术市场,产生鱼龙混杂、泥沙俱下的混乱局面,这是其一。其二,为了有效推销作品进行的造假风气很盛行起来,赝品充斥市场,占据大半江山。在很大的很有权威性的拍卖场合亦不乏赝品的存在。因为赝品的官司也很有些让人难以理喻。因为书画艺术的特殊性,从古至今这种现象很大程度上制约阻碍了书画艺术品商品的正常流通。不管是从什么角度出发,伪劣的书画的确是书画艺术的反动。所以,有效地遏制造假风气,杜绝伪劣也是书画艺术界长期为之奋斗的义不容辞的责任之一。书画艺术秉承传承,崇尚创新,只有为艺术献身的路才更容易让人成名,更容易使书画艺术品流芳百世。

近几年,各地书画艺术团体为繁荣书画艺术发展书画市场,不时地举办各类型的大赛,既具有推进书画艺术全面普及和提高的现实意义又具有提升人气、发现人才的双重功效。不能不说是一个非常好的创举。但同时,这种良莠不齐的展赛的功利目的是显而易见的。参赛作者,虽然初始不收取所谓的参评费,但一旦获奖后的结果,除作品被举办方无偿(多数如此)收藏外,还要为出很大的合集自付一定的费用,甚至有些举办方还会收取获奖证书奖牌等的费用。整个一个羊毛出在羊身上。而获得最实惠利益的便是举办方。可以说,他们只动动脑,组织这样的一次活动,便可有丰厚的回报了。广大的书画作者(这里面不乏有艺术水准的优秀艺术家),为了提升自己的名气,会一次次参与这样的活动,换取各种荣誉头衔以博取成名的机会。他们暂时是没有经济回报的,只有付出。这就像文学作者自己掏腰包出书一个道理,不但难有稿费,连收回成本的可能性都不大。机构的权威性所要体现的应该是正面的积极地发现人才扶持人才,而不应该借此以赢利为目的。

另外,诚然有年轻的成名的影视演员、歌唱家、体育明星等,但绝不会产生年轻的成名的书画家。为什么?一、前者受众面广大,可以一夜成名、一炒成名、一赛成名家喻戸晓。二、前者的成熟期是受外在容貌体能和年龄结构的制约,应该早熟。而后者受众面是很局限狭小的,再加上书画艺术的历练不可能一蹴而就,老辣厚重的有份量的书画作品不经过几十年的磨砺是不可能成熟的。这也就是书画艺术容易普及但却难以提高的原因所在。古今中外穷困潦倒的艺术家多的不胜枚举,所以,以书画为职业的文人雅士亦往往不能或说难以全靠书画养家糊口。当然这不是一概而论,以书画养家糊口的亦大有人在,世事亦往往就是这样的辨证的统一体。因为了市场经济的原因,为了获取更大的经济效益,往往急功近利,书画艺术品也便产生了如年画般的套路作业。分工合作、流水作业,制造出了许多匠气俗气的书画商品;也有书画家自己反复重复自己的某一作品,而自觉不自觉地降低了艺术的水准,等等,不一而足。

当然书画艺术品的主流仍然是各地博物院馆和正规的画廊艺术机构经营下的书画艺术。现在,主流应该也开始了解禁,降低门槛,让艺术更加亲近人民大众;而大众化的书画艺术要不断提升品味,更符合时代的要求,上下兼柔、包容以利于精神文明发展的需求。

世纪已经翻开了新的一页,书画艺术市场虽然发展的参差不齐、均衡不一,但如前所述一如既往地会波浪式前进,螺旋式上升。已经建立起来的市场机制,应该在实践中不断总结经验不断去粗取精、去伪存真,不仅仅从经济角度出发,也必须应该从艺术角度出发,更加体现中国书画这一悠久辉煌艺术品种向更健康的方向迈进。